1992年击垮英格兰银行后,1997年,索罗斯把目标瞄准了泰国。

泰国是上世纪90年代亚洲地区发展较快的国家之一。但90年代中期以来,该国经济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包括泰国的房地产市场出现了泡沫、经常项目出现严重逆差、采用了刚性较大的钉住一揽子货币的汇率制度以及匆匆走上金融开放的道路。1997年,正是这些问题相互联系在一起,使泰国经济陷入危险境地。

泰国经常项目的严重逆差形成了泰铢汇率贬值的压力,但是泰国又实行钉住一揽子货币的汇率制度。由于一揽子货币的加权平均值没有下降,泰铢就不能贬值,这样就造成了泰铢汇率被高估的现象,人们预期泰铢将会贬值。

与此同时,泰国的商业银行从国际货币市场取得外汇,然后将外汇转换为泰铢贷放出去。虽然许多商业银行都做了远期外汇交易以避免汇率变化的风险,即事先确定未来用泰铢兑换外汇的汇率,但是一方面如果大量贷款收不回来,发放贷款的银行必将遭受损失;另一方面即使收回来,一旦泰铢对外贬值,作为远期外汇交易另一方的外汇银行将遭受损失。

早在1996年,泰国未能按期偿还的房地产贷款开始增加,商业银行出现现金周转困难的问题。1997年后,泰国商业银行的呆账坏账迅速增加。

2月17日,为稳定泰铢汇率,泰国央行决定提高泰铢短期利率。由于泰国出现严重的经常项目逆差,泰铢呈颓势,泰国央行试图用提高泰铢利率的方法来避免泰铢汇率贬值。

3月4日,泰国发生银行挤提事件。存款者担心商业银行呆账坏账的增加影响他们存款的安全,纷纷到商业银行提取存款。泰国央行被迫向10家受挤提影响的商业银行提供无抵押品的贷款。同日,泰国股票价格跌到近五年来最低点。

3月11日,泰国财政部长威拉旺表示,泰国发生了金融危机,不过已经全面控制住局势。他呼吁公众不要听信谣言。

4月25日,美国穆迪再次降低泰国大城、京都和军人三家主要银行的信用级别。两周前,该公司已将泰国长期借贷信用级别从AA下调到A。

量子基金负责东南亚事务的助手在1996年向索罗斯递交了一份报告,指出东南亚国家的情况与1992英国的情况相似:第一,东南亚国家都采取本国货币与美元相联系的汇率制度;第二,东南亚国家采取的本国货币与美元相联系的汇率制度缺乏弹性,其中尤以泰铢为甚;第三,东南亚国家在开放资本项目时没有对汇率制度进行改革。

索罗斯经过考虑,决定对泰铢发起一次试探性的攻击。

1997年2月,量子基金首先在外汇市场上散布谣言,传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明确要求泰铢贬值,一时间泰国外汇市场人心惶惶。接着,量子基金开始在外汇市场上抛售泰铢购入美元,短短几天时间就卖出了价值1亿美元的泰铢。其他国际投机者纷纷跟进,外汇市场出现了抛售泰铢抢购美元的风潮。

为了稳定泰铢汇率,泰国央行不得不卖出美元买进泰铢,以保持外汇市场美元和泰铢供求的平衡。最后,泰国央行耗费了20亿美元,才将这场规模不大的风暴平息下去。

虽然量子基金损失近500万美元,但索罗斯笑了。当对冲基金对泰铢发动突然袭击,泰国央行事前没有觉察,事后又表现出对外汇市场调节能力的欠缺。索罗斯认为,这次战争赢定了。

1997年5月12日,索罗斯向量子基金发出了攻击泰铢的指令。量子基金从泰国商业银行借进了大量泰铢,同时在即期外汇市场和远期外汇市场卖出泰铢买进美元。其他投机者同样采取跟进的方式抛售泰铢,外汇市场骤然阴云密布。

5月14日,在国际投机者的攻击下,泰铢汇率下跌到26.21泰铢兑换1美元,达到泰铢汇率11年来最低水平。

5月15日,泰国总理差瓦利与财政部长威拉旺紧急磋商,决定采用以下措施进行防御:第一,联合新加坡和香港的金融管理局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以增加防御力度;第二,禁止泰国商业银行向外国投机者拆放泰铢资金,以断绝投机者的资金来源;第三,向日本央行寻求紧急资金求助,以补充美元资金;第四,将泰铢资金隔夜拆借利率提高到25%,共提高11个百分点,以增加投机者的成本。

新加坡和香港的金融管理局迅速作出反应,同时在外汇市场上用美元买进泰铢。在泰国的努力以及其他国家与地区货币当局的协助下,泰铢汇率回升到25.33泰铢兑换1美元。但投资者仍对泰国经济前景感到担忧,泰国股价仍在下跌。

5月16日,泰铢汇率继续回升到25.30泰铢兑换1美元。泰国央行表示,抛售泰铢的投机活动已基本结束。泰国央行已通知本国商业银行不提供货币市场利率的报价,不向外国投机者提供泰铢资金,以切断投机资金的来源。

对冲基金向泰国发起的第一轮攻击就这样被泰国抵挡住了。

由于泰铢没有贬值,国际投机者借入泰铢并卖出泰铢后,不得不按照同样的汇率买进泰铢以偿还泰铢借款,从而损失了交易成本和支付的利息。

索罗斯没有想到新加坡和香港的货币当局会联合起来支持泰国。量子基金继2月赔了500万美元后,5月再赔1000万美元。

6月2日,按照财政部部长的指示,泰国央行发布公告,要求泰国金融机构停止货币互换交易、利率期权交易、远期外汇交易和外汇期权交易。另外,泰国央行要求泰国金融机构每天详细报告外汇交易情况并保留有关外汇交易的票据。

这一招是釜底抽薪。停止货币互换交易和利率期权交易实际上是要断绝国际投机者将美元资金转换为泰铢资金的来源;停止远期外汇交易和外汇期权交易实际上是要避免泰铢在外汇市场上受到立体的攻击。

泰国央行这些措施其实就是通过使金融市场回到原始状态的方式来禁止国际投机者利用金融衍生工具来筹集泰铢和压低泰铢汇率。如果用现代战争的语言描述,就是泰国央行要打瞎对方的卫星,让对方回到飞鸽传书时代。显然这些措施的实行意味着国际投机者要取得泰铢资金,只能向商业银行借入;国际投机者要攻击泰铢,只能在即期外汇市场上卖出泰铢。

索罗斯对此始料未及。也许这就是英国央行和泰国央行的区别:发达国家习惯于按常理出牌,发展中国家则往往不是。

然而,这一公告引起了轩然。显然,停止金融衍生工具的交易影响到所有的市场参与者,包括投机者和非投机者。在曼谷街头,出现了“差瓦利下台”、“威拉旺是个蠢蛋”的标语。

国际投机者最害怕的就是这样的非常规出牌。国际投机者在资金和手段上具有优势,但这种优势只有在市场规则不变的条件下才能显示出来,泰国偏偏有权力去改变这种规则。显然,泰国有死穴,国际投机者也有。

泰国停止金融衍生工具交易这些措施的实行需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有一个强大的府。可惜当时的泰国不具备这一条件。差瓦利时间不长,地位尚未稳固。

索罗斯再次看到转机。量子基金迅速动员媒体的力量,一方面嘲笑泰国央行的措施多么无知和危险,另一方面散布威拉旺将要下台的传言。泰国国内舆论一片哗然,批评声音四起。

于是索罗斯再度出手了。量子基金在外汇市场上抛售了20亿泰铢,打出了第二记重拳。外汇市场再次动荡不安。

6月19日,泰国副总理和商业部长正式向差瓦利提出辞职。由于市场传闻得到了证实,国际投机者们大规模抛售泰铢。泰铢汇率跌至28泰铢兑换1美元的水平,泰国股票价格也下跌了4.48%。

在泰国国内乱成一团时,索罗斯也担心香港货币当局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央行是否联合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他意识到,这几天是最关键的时间。现在泰国处于动荡,其它人不好有所表示。一旦泰国渡过这几天的难关,香港货币当局和他国央行有可能拉泰国一把。那时候,量子基金可能将损失20亿美元。

索罗斯指示量子基金,必须果断给予泰铢致命的一击。

6月30日外汇市场一开市,国际投机者们又一次大规模抛售泰铢。泰铢遭受重创,27泰铢兑换1美元的汇率岌岌可危。泰国央行苦苦支撑着泰铢汇率。

7月1日,泰铢再次跌破28泰铢兑换1美元的汇率。泰国央行10多天来为维护钉住一揽子货币的汇率制度已经减少了5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再继续干预下去泰国的外汇储备将告急。

7月2日,泰国央行宣布放弃现行的汇率制度,改为实行浮动泰铢汇率制。由于泰国央行放弃了买进泰铢以维持泰铢汇率的做法,当天泰铢汇率应声下跌20%。面对泰铢对外购买力大幅下降,泰国民众大量抢购价值稳定的黄金,15.2克金条价格从4150泰铢上升到4450泰铢。

索罗斯和其它国际投机者们大获全胜。据报道,量子基金在泰铢的投机中获得了3亿美元的收益。

在东南亚金融危机发生四年之后,索罗斯曾说过这番话:“金融运作方面,说不上有道德还是无道德,这只是一种操作。金融市场是不属于道德范畴的。它不是不道德的,道德根本不存在于这里,因为它有自己的游戏规则。我是金融市场的参与者,我会按照已定的规则来玩游戏,我不会违反这些规则,所以我不觉得内疚或要负责任。”

首页时政